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苏皖边区政府旧址|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
 
  您的位置: 首页 >> 边区历史 >> 《苏皖边区研究》
 阅读文章

杨勇伟:抗战大侠“一枝梅”

[作者:陶建明  来源: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  时间:2021/2/5 14:53:29  阅读:20次]

抗战时期,“一枝梅”在南通一带享有盛名,他杀了鬼子汉奸后总留下“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一枝梅”的纸条。神奇的杀敌传说在百姓中广为流传,汉奸特务听说“一枝梅”则胆战心惊。他就是智勇双全的短枪队队长杨勇伟,外号“一枝梅”。

杨勇伟,1920年生于上海宝山县,1940年放弃优裕家境投身革命,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他在南通县警卫团任连指导员。他作战勇敢果断,足智多谋,领导总喜欢将艰巨的战斗任务交给他。

1943年正是反清乡斗争最艰苦的时候。日伪纠集重兵向我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清乡”。为了粉碎敌人的“军事清乡”,我主力部队主动撤到“圈外”。为在敌后坚持原地斗争,2月下旬,南通县从公安局和县警卫团侦察排抽调20多名骨干,组建由杨勇伟任队长的“政治保卫队”。由于他们全部配带短枪,所以又称“短枪队”。在杨勇伟严格训练下,这些短枪队队员人人都学会了化装侦察、讲一些土话和南腔北调的普通话,学会翻墙过河、撬门扭锁,使用驳壳、左轮等长短枪诸多本领。

天生港旅馆夜杀封锁主任

4月中旬,杨勇伟得到情报,敌伪的一名封锁主任到天生港检查封锁篱笆构筑情况。上级要求短枪队除掉这个汉奸。任务十分紧急,但短枪队对这个汉奸的具体情况,如姓甚名谁、外貌特征、衣着打扮、落脚地点等几乎一无所知。同时,天生港是南通的重要港口之一,是通往沪宁的门户,敌人为控制这一战略要地,派重兵把守。要在戒备森严的虎穴中击毙这个老奸巨猾的汉奸,确实是一件难事。

杨勇伟接受任务后,化装成小老板混入天生港熟悉街道地形。通过侦查和摸底,他把目标锁定在天生港旅馆一号厢房一个身穿提花绸缎褂子的光头大胖子身上。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胖子正是他要执行任务的对象。随后,杨勇伟回去和队员们秘密筹划好了行动方案。

4月20日夜,杨勇伟和周伟、向导及另一名队员直奔天生港旅馆。他们很快潜到天生港旅馆附近。这时,旅馆后院的竹篱笆门已经关上,大家灵巧地把篱笆门扭开。按照分工,向导和另一名队员在门边把守,他和周伟进去动手。他们闪过两道门,摸到了厢房背后。听见里面正在搞堂会,唱戏的、拉二胡的、作陪的,闹哄哄正热闹。那个封锁主任正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脑袋露在窗口上,对面沙发里半躺着一个军人模样的人。惩治这个汉奸的时刻到了,他把枪轻轻往窗台上一搁,狠狠地扣下了扳机,“啪”的一声,封锁主任的光秃头顿时开了花。乘枪响之后敌人乱作一团之机,杨勇伟留下“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一枝梅”的纸条扔在现场,然后带着队员从容撤离。

封锁主任死了,笃信神道教的日本兵们看了现场后则断定这一定是一个中国侠客干的,便惊恐万状的到处贴告示,悬赏捉拿“一支梅”。从此,侠客“一枝梅”除奸杀敌的故事在南通地区不胫而走。老百姓听了拍手叫好,汉奸、特务听了胆战心惊,不敢随便下乡活动嚣张。

十里坊里袭击日本特务

南通城与唐闸之间的公路和运河是日伪统治中心的重要交通线。敌人在公路旁的十里坊构筑了据点,驻扎了一个排伪军,对短枪队开展游击活动是一大障碍。

为了打开这一块地区对敌斗争的局面,必须把十里坊的伪军镇住。于是短枪队来个了“杀鸡吓猴”,先寻找机会处决了当地一个恶贯满盈的汉奸头子,然后写了一封警告信,派人送到十里坊据点。宣传“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要他们“少做坏事,为自己留条后路”。伪军得了这封信,十分惊慌。一天夜里,短枪队接到附近群众报告,说十里坊的伪军排长穿了便衣到姘妇家里去了。杨勇伟随即跟踪追击,闯了进去。伪排长一见,像鸡啄米似的磕头求饶,并满口答应我方提出的条件。就这样,十里坊的伪军被镇住了。从此,短枪队穿越公路,伪军睁只眼闭只眼,当作没看见。有时短枪队在公路上伏击敌人,他们朝天开开枪,假意应付应付而已。

6月的一天,杨勇伟得到情报,说有5个日本特务要从南通城到唐闸去搞经济掠夺。杨勇伟当即决定干掉这几个鬼子。他带短枪队伏击,由李海珊派民兵配合接应。队员们化好装,夹在公路的行人中,有的到茶摊上喝喝茶,有的同群众聊聊天。李海珊带来的民兵,有的混在群众中,有的在公路旁的河沟里捞水草,随时准备掩护和接应。没多久,鬼子坐着黄包车得意洋洋地过来了。他们自以为背靠通城老窝,前有十里坊伪军保驾,万无一失。杨勇伟一个眼神,大家点头会意,装着赶路,迎上去,一人盯住一辆,突然一起动手。鬼子做梦也没想到会在眼皮下遇到新四军,还以为碰到了土匪抢钞票,稀里糊涂地送了命。这时十里坊伪军才乒乒乓乓地乱打几枪,好向他们的主子有个交待。这次战斗,短枪队打死4个鬼子,活捉1个翻译。南通城的鬼子不得不哀叹:新四军“行踪飘忽,出没无常,实难对付。”

智擒伪区长朱崇汉

四甲坝的伪区长朱崇汉,是一个作恶多端、罪行累累的汉奸头子。他认贼作父,一心为日本人卖命,民愤极大。1943年5月底,短枪队接到除掉伪区长的任务。

杨勇伟白天化装成商人进入四甲坝,侦察据点工事情况和伪区长的活动规律、住宿地点。当晚9点,9名穿黑衫的短枪队员在杨勇伟的带领下,向四甲坝疾进。此时,西市梢“老同泰”酒坊已打烊,短枪队分成两组,一组在外面担任警戒,一组由杨勇伟带领到酒坊喊开门打酒。战士们进了酒坊把门关上,往后院转了一圈,不见伪区长,经询问店员,获知伪区长在外赴宴。等到半夜时分,皮鞋声由远而近,店员开了门,走进两个人,一个胖胖的是伪区长朱崇汉,一个瘦瘦的年轻人是保甲指导员梁振强。待两个人走近后院宿舍,杨勇伟和队员跟了进去,枪口对准两个人的后背:“我们是新四军,识相点,跟我们走!”4个队员夹着两个人的手臂,边拉边走出后院,经过西档子门岗哨,回答是区长出来查哨的,短枪队员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据点向西和准备应接的区中队胜利汇合。

大闹海门县城茅家镇

海门县茅家镇是日伪在我南通地区的四大战略性据点之一,是日伪控制东南地区的前哨阵地。这里有日本宪兵和警备队,还设有日本经济掠夺机关——洋行,是上海的北大门。上级要求短枪队配合根据地反“清乡”斗争,到海门县城去打一次游击,捅一下马蜂窝。1943年9月26日,杨勇伟带着短枪队化装成卖菜的农民,挑着藏有传单的菜篮,兵分三路来到茅家镇。杨勇伟带着第二组4人,来到县政府后面正街上,发现在裁衣店铺里有几个伪军。杨勇伟发出暗号,第一组的同志一下子将几个伪军全撂倒了,边走边散发传单;第一组枪声一响,杨勇伟第二组立即动手,在北后街碉堡附近,打死打伤伪军多名,随即散发传单,呼着口号,沿街西撤。三组在西巷门缴了敌哨兵的枪,为短枪队撤退打开了通道。顿时,城里传单满街飞舞,行人乱作一团,惊呼“新四军攻城了!”“短枪队进城了!”敌人也被吓懵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天兵天将,一时手足无措,只是龟缩在碉堡里乱开枪。当时的延安《解放日报》曾以“不是敌人清乡,倒是新四军清城了”为题报道了他们的事迹。

训练狼犬“克尔明”杀敌

1944年6月,短枪队在配合主力一师三旅攻打南坎日伪军据点时,杨勇伟发现一头狼犬。它关在铁宠里,嘴上罩着皮套,看上去异常凶猛。杨勇伟眼睛一亮,决定将这头狼犬作为一个特殊的“俘虏”带回去。谁知,狼犬任凭战士们怎样使劲拉,就硬是不走。杨勇伟马上叫抓来的伪军翻译用日本话跟狼犬对话。奇迹出现了,狼犬乖乖地跟着短枪队队员们一起回到了营地。

杨勇伟决定训练这条狼犬为我所用。他给狼犬起名“克尔明”,意思是新四军攻克据点后,狼犬得到新生,获得光明。他将抓到的伪军翻译留下来,参与狼犬的训练。翻译一边指着杨勇伟,一边用日语对狼犬说:这是你的新主人。这狼犬异常聪明,两遍一教,很快便明白了。训练时翻译一句日语,杨勇伟一句中国话训练狼犬。训练不到一周杨勇伟就让翻译走人了。此时的杨勇伟已经完全可以独自一人自如地与狼犬接触了,拍它的身子、摸它的头,或喂它食物,它都会摇头摆尾以示“友好”。接着杨勇伟对狼犬进行军事训练。他给稻草人穿上鬼子或伪军的服装,训练狼犬扑咬;教狼犬遇到各式长枪、短枪、机关枪怎样抢回来。这头狼犬真不愧为一头作战好犬,不仅懂战术识地形,而且军事素质很高。只要一听到枪声,立刻精神十足,两耳朵高高竖起,浑身毛发立起,一副急于参战的架势。

1944年秋天,杨勇伟在丁家署策划“钓鱼战”。当时短枪队隐藏在离据点约一公里外的一个草棚里,等待乡游击队将敌人引出据点,从后面迅速予以打击。谁知,在追击敌人途中,敌人的机关枪突然调转过来向我方射来。关键时刻,只听杨勇伟一声令下“克尔明,冲!”。克尔明像脱了弓的箭一样,“嗖”地冲了出去,从侧面绕到敌人身后,猛扑上去,一口咬住机关枪枪手的脖子。敌人顿时乱成一团,没命地往据点里撤退。而此时克尔明则拖着一挺机关枪神气活现地跑到杨勇伟面前。

杨勇伟带领短枪队,在反清乡的前6个月中,作战40多起,击毙日伪军14人,汉奸7人,俘虏13人,成为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他神出鬼没,杀敌除奸,抗日大侠“一支梅”的大名,在江海大地声名远扬。

·上篇新闻: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文物展柜采购采购询价公告
·下篇新闻:感念恩师——纪念人民教育家汪达知先生逝世40周年
复制 】 【 打印
 
 
版权所有: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    联系我们
电话:0517-83932096    传真:0517-83688058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淮海南路30号